牧者的話 2020年3月8日

     

過去都說新西蘭是世界上最後一塊凈土,是上帝的後花園。現在看來,這個話說的有點早了。隨著在世界範圍內的冠狀病毒感染的人越來越多,新西蘭也沒有幸免,到昨天為止,新西蘭已經有了5例確診的病人。不但如此,相比於中國大陸的嚴陣以待,紐西蘭政府好像非常淡然,這就更讓紐西蘭境內的華人恐慌了。現在市面上各樣的謠言滿天飛,伴隨著強大的社交媒體的傳播能力,一會有了消息,一會又是辟謠了,一會又有新的消息了…

我其實有點惴惴然不知所以的感覺。作為一個基督徒,我知道一切都在神的手中,神允許這種病毒在世界上肆虐,一定有他的道理。同時,神允許我們的這個政府這樣處理,也一定有他的道理—我說的還真不是說政府“內緊外松”或者“政府必然有專家團隊分析並且做決定”,我只是從我們的信仰中神的屬性去推斷神對這屆政府在這事情上的態度。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相信神對我們每一個家庭,每一個人都有他的看顧和安排,所以我們不需要有什麽擔心,憂慮。不過作為普通人,仔細想一想,我還是有些擔心,心中渴望神能施展大能,迅速平息這場瘟疫—畢竟,如果萬一不幸自己或者身邊的人被傳染了,那怎麽辦呢?難道在沒有疫苗,沒有特效藥的時期,我們只能去求神醫治嗎?—-我們不能去試探神不是?

我們應該用一種什麽樣的心情,什麽樣的態度去面對生命中最終極的挑戰呢?—雖然我並不這樣認為,但是如果這次瘟疫讓你覺得是已經開始面對終極時刻的話。

我忽然想起在歐洲很多古老教堂中一個基督教獨特的傳統—教堂中的墓室。墓地建在教堂旁邊,或者教堂建設在墓地之上,這在歐洲甚至全球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不常見的是在歐洲很多著名的大教堂中,在崇拜的大堂中,聖壇的前後左右,會布滿了一些富麗堂皇的墓穴。這些墳墓都是歷代的名人的,有國王,有著名的騎士,有著名的大臣,著名的作家,學者,社會名流…根據身份在當時的顯赫程度,他們把自己的墓穴按照由近到遠排列在聖壇的四周。他們的墓碑就鋪在地面上,主日聚會的時候,人們要踏足在這些墓碑上,而這些墓碑下的主人絲毫也不在乎人們在他們的“頭上”走來走去。隨著歲月的流逝,墓碑上的字跡已經模糊了,有些地方已經被磨成了一個個凹陷的深坑。走在那些歷史名人的痕跡中,很容易讓人產生一種肅然,就好像你看見了那些人靜靜的在那裏等待著什麽,而你就在他們的身邊。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知道這些人的想法:他們在人生的最後一刻,或者在他們慎重的考慮生命的時候,他們所關註的問題:復活。他們是在面對死亡的時候等待復活。

基督徒是明白神的旨意的人。這當然也包含神對我們這些人、對這個世界的旨意。上帝啟示我們:他對這個世界最後有審判,而且“信他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約翰福音11:25)這些人的信心是真實的,他們的盼望也是真實的,所以他們把自己埋在聖壇的四周,渴望當神復活的號角吹響的時候,他們可以迅速的聚集在耶穌的身邊。這因為有這樣的信心和盼望,我想當他們面對生死的終極的挑戰的時候,一定是坦然平安,甚至是充滿盼望的。

在聖經中,神告訴我們他對這些人的評價:“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希伯來書11:13-16)”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其實在恐慌中不知結局如何才是真正的煎熬和恐怖。但是我們基督徒是知道未來的人。我們應該活出一種坦然和平安。這是神給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的責任,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