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 2020年1月12日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平安,在寒冷的北極圈裏,我為大家禱告,願主的恩典與你們同在。

今天想和大家聊聊愛和狗的問題。

到了北極圈裏,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雪地摩托和狗拉雪橇。可能有人會覺得“都什麽年代了,還狗拉雪橇?” 其實這個真的和現代與否無關。在極地地區,無論是芬蘭還是挪威,人煙本來就稀少,稀少到一個地方有300人居住就足以在地圖上標註出來稱作城鎮了。大部分我們經過的可住宿的城市其實就是幾千人,絕對不會超過一萬人口。城市就是一條街,各種商店啊,民居啊就圍繞著這條街展開。實際上也就是出了這個小範圍,都是荒野。荒野上到了冬季,大雪覆蓋,平地雪深半米那種,在這樣的環境中,狗拉雪橇要比雪地摩托可靠的多。所以到極地旅遊,體驗一下狗拉雪橇絕對是不能錯過的項目。
剛開始看到雪橇犬的時候,我覺得那些正裝待發的小狗們並沒有我原來想象的那樣“高大雄壯”。在芬蘭和挪威的北部地區,主要使用西伯利亞哈士奇作為雪橇犬。我過去在家裏也見過很多朋友養的“二哈”,所以我一直想能拉動至少兩個人的雪橇的狗,怎麽也要是比那些家養的品種更高大才是。結果卻完全不是那樣,聽狗場的專家介紹,真正可以工作的,耐心良好的哈士奇,實際是很嬌小的。雖然體型不大,但是這些小狗的力量卻不小,一般兩人的雪橇有4-6只狗就可拉動了。而載重更多的大型雪橇,就需要10-12只狗協同了。

聽狗場的人說,雪橇犬小狗們大概在8個月的時候就開始學習奔跑和拉雪橇,他們要學習怎樣用力,怎樣彼此協調,還要學習各種指令。其實二哈一點都不二,據當地人說他們學起來還是很聰明的,或許是奔跑是他們的天性吧。他們大概需要學習4個月左右就會畢業了。在學習和剛開始的工作中,有意思的是大狗會教導小狗們各種規矩。這話我倒是有了體會,我所駕駛的雪橇中的一對狗中,明顯有一只是老師,奔跑中哪只狗明顯偷懶的時候,它就會或叫或咬來教育一下它。

雪橇犬工作還是非常努力的。大概每天要跑40公裏。這樣大概要一直跑到8,9歲,然後就退休了。據工作人員介紹,哈士奇是精力非常充沛的狗,他們天性喜歡奔跑,每天奔跑40公裏是很正常的,如果運動不夠的話,雪橇犬會心情不愉快的。而且哈士奇是生活在冰雪世界中的動物。我發現小狗們拉著雪橇奔跑中,每次稍作停頓的時候,這些小狗都會馬上趴在雪地上;跑的過程中也會時不時的去咬一口雪,我以為是狗跑累了,因而起了憐憫之心,但是專家說那不是他們累了,而是感覺熱了,哈士奇最喜歡的溫度是零下20度左右,我們當時溫度不到零下10度,所以他們只是想涼快一下。

據我們的導遊說,在芬蘭“狗權”是被充分保護的,雪橇犬都有假期,每年夏天的時候,雪化了,雪橇犬的法定假日就來了,他們一般會休息3個月,養精蓄銳,等待風雪的降臨。

參觀狗場,體驗雪橇風馳電掣的感覺,讓我想到我們常說的愛。我們都會說彼此相愛,愛人如己,但是具體來說什麽是真正的愛人如己呢?我想我們不能光說思想和道德準則,更應該討論具體的行為。我們常常會認為自己這樣想,自己會這樣選擇,所以我們也要求別人這樣,這就是愛人如己了。“沒錯嘛,我自己也是這樣選的,這樣做的。”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幾所欲,施與人”我們就是這樣做的啊。但是親愛的朋友啊,如果我們不能站在對方的立場上去思考問題,那就是用愛的名義做著惡的事情啊。就好象把哈士奇養在溫帶城市公寓裏的人,不能不說他不愛狗。請原諒我開一個地圖炮,我看過很多稱呼自己家哈士奇是“兒子”的人,真的是愛狗愛到骨子裏。但是那對哈士奇來說,那生活可能就是一種煎熬,不能奔跑,熱的驚人,還要顯得很溫順的樣子…我忽然懷疑這種愛了。所以,當我們想當然的用自己的立場去愛別人的時候,難怪別人會不理解,甚至說我們是道德婊,因為那就是耶穌說的,我們把擔不了的擔子放在了別人的肩上。

親愛的弟兄姊妹,什麽是愛?愛他,就是給他自由,如果可以進一步,那就是按照神給他的來成全他。否則,那就是一種折磨,我們愛的只是自己而已。
願神祝福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