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話 2020年11月22日

教會可以影響政府嗎?

在上一次,我們談到政教分離的時候,留下了一個問題,“政教分離”的含義是政府不能限制和管控教會。因為政府是暴力機關,當一個政府用政治暴力來影響教會的時候,就會很明顯也輕易的侵犯了人的宗教信仰自由(不論是讓人相信還是不讓人相信)。那麽反過來,教會作為一個人的群體,甚至可能是組織力,影響力都很強的群體,可以去影響政府嗎?

基督徒是可以參與政治的。參與世界的管理是基督徒的使命,神在萬民中揀選基督徒,除了賜給他們救贖,稱他們為義之外,也要求他們參與到神改造這個世界的進程中,神給基督徒大使命,就是這樣意誌的體現。而改造這個世界,毫無疑問就必須要參與到這個世界中。之所以有基督徒不能參與社會政治的錯誤想法,或許是因為錯誤的理解了“凱撒的歸給凱撒,上帝的歸給上帝”,把生活和信仰分開,認為社會生活是屬世界的,不聖潔的,“政治是骯臟的”“政客是言而無信”,其實這是完全錯誤的理解。

如果基督徒個人可以參與到社會的政治生活中,那麽當然教會就可以參與社會政治生活。因為教會就是基督徒的群體嘛。但是教會對政府的參與,卻不是通常形式的組織一個政黨親自的進行管理。

在歷史中,嘗試使教會直接參與政府的管理從來沒有停止過。最著名的就是加爾文在日內瓦的宗教改革。當時的日內瓦城邦政府經過全民會議,大家都熱切地盼望神的國降臨,於是他們決定要在地上建立一個“神的政府”,要按照聖經的樣式來管理這個城市,讓每一個人都可以按照耶穌的要求生活。他們聘請加爾文做城邦的執政官,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規則來限定人們的生活。這包括很多我們今天看來很難以接受的規定:比如“限定一個人一天要禱告幾次,一天在什麽時候讀經,全部的酒館和娛樂場所都要停業…”當然,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這些嘗試最後都以失敗告終了。

失敗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人都是軟弱和充滿罪的。按照神的樣式和要求去過一個理想和聖潔的生活,不是一件表面屈服的暫時的表演,必須是一種從內心深處發出的個人的渴求。通過政府的暴力是無法達到這樣的目的的。而基督徒也好,世界上的人也好,都是罪人,都很容易在世俗的權力和利益面前迷失自己,很快就會和其他的世俗的政黨沒有區別,甚至成為“吃教”或者“打著上帝的旗號”做世俗事的政客。這樣看來,用“政教合一”來促成聖潔生活的普及,這只能是一個美好的夢想。

那麽教會怎樣來參與政治生活呢?教會應該發出自己的聲音,站穩立場。對於那些有悖於神的倫理道德,律法的政策,法規,要堅決的反對;然後教會應該堅持自己的福音使命,潛移默化地影響人的心,讓人認識神,順服於神。其實這就是早期清教徒們在北美建國的時候,吸取了歷史上的經驗,做出的最後的選擇。事實證明,這也是唯一正確的方法,也是耶穌基督的方法。